English
第二届国际研讨会会议简报一(22日上午,主题报告)
来源:教育科学研究院  发布时间:2013-04-15 20:27:11  点击:107

        由杭州师范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举办的第二届“课程教学改革与教师发展国际研讨会”于2013年3月22—24日在杭州举行。本届大会的主题为“教师自传、教师知识与教师发展”,下设“教师行动研究”、“教师自传与教师发展”、“学科教学知识与教师专业成长”、“校本课程开发”四个分主题。大会特邀美国、加拿大、欧洲和我国“两岸三地”顶尖级课程理论专家、教师教育专家、教育实践界著名专家型教师作大会主报告,国内外课程理论与教师教育的研究者、研究生作分会场报告。共计260多位参会代表齐聚一堂,对当前国际上主流的教师教育、教师研究与教师工作方式进行研讨,对当前我国教师发展现状及相关问题进行反思。

 

DSC_0046

  张华教授主持开幕式

 DSC_0052

    叶高翔校长开幕式致辞

   杭师大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张华教授主持开幕式。杭州师范大学叶高翔校长做了热情洋溢的欢迎辞,他在讲话中重点介绍了杭州师范大学的发展历史及概况以及此次研讨会的国际、国内背景,并指出举行此次会议的重要意义,对当代的教师教育的发展前景给予展望,呼吁各界人士共同携手,促进教师的专业发展。

 

  大会主题报告一(22日上午)

  上半场报告

   上半场的会议由林正范教授主持,William F. Pinar教授和钟启泉教授分别作了主题发言。

  

主题报告一:主体性重建与习惯的力量

   报告人: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William F. Pinar教授

          翻译者:杭州师范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 钱旭鸯博士  

   报告内容:我们为时代所裹挟;尽管不知要去往何方,但还不得不保持前进姿势。我们会迷路,但还得考虑“下一步”如何走。Currere是一种教育经验,也是一种人生历程,我们借助于自己的生活史并重构它们,思索着未来的出路。同时,Currere也意味着理解课程,意味着教学与研究性学习。学习意味着反思,我们不仅反思过去,也反思未来。随着岁月推移,一次次的选择行为就成为了习惯,即主体性的结构。与一般认识不同,在派纳看来,习惯使教育经验成为可能。

  学习,既让个体相遇生活中的神秘,亦可以史为鉴知未来。资本主义的肆虐、科学技术的嚣张,既抹去了个体的独特性,也让个体在地球上的生存岌岌可危。我们不得不重拾“仁爱”这一主题,反思“下一步”去往何处,将教育优先性从科学和技术转向仁爱。仁爱观让我们体察到当下生活与理想生活之间的“不吻合”(non-coincidence),而这种状态是个体与社会共同造成的。当我们在面对仁爱问题时,个体与社会和政治之间错综复杂的相互关系,将主体性作为一个紧迫性问题,因为主体性是我们存在的空间。主体性既是私人的,也是公共的,过去与未来同时存在于主体性之中。由于批判、反思与行动相互联系,我们期待不吻合,不吻合使得经验成为个人性的,甚至是教育性的。自传作为Currere的方法,能够制造出自我与社会间的不吻合。

  新概念往往是旧概念改编而来,用以表征当前的环境,甚至重构当前。派纳将“习惯”这一概念重构为主体的个体性与社会性行动的机会。它摆脱通常的限制性意义,转而成为自由的表达。正如“习惯”一词的意义需要重构一样,“重构”一词也需要重新认识它的内涵。20世纪初,美国历史上的实用主义先驱者如杜威、罗蒂视重构为崭新的开始、摆脱了过去的限制并着眼于未来;而派纳并不认同这种傲慢的看法,他认为强调进步和学校的改善,实际是“现代化”现象的一部分。重构并非如此纯粹,它依赖于当前的对象……习惯,作为生命的构成元素,看似能无中生有,实则需要伴随意志努力。习惯形成了主体性的结构,构造了一个空间,在此空间中,主体去经历、去反思、去学习、去批判与判断、去思考。这是一个能动性的空间,也是个体自由的表达。思考美德的培养是一个自我转变的过程、一个内部变革的问题,即重构的过程。

  习惯,不仅仅是关于主体性的重构,它也是关于社会性重构。如果个体能保持学习专业内的新发展,如阅读杂志、新的书籍等,这些收获将渗透进其教学中,提升学生学生论文质量,改善回答学生问题的方式,并能使学者的历史洞察力更为敏锐,提升他们对当前情境的鉴别力。时至今日,这些情境如此狭隘化,以至于唯有借助于习惯的力量才能产生“不吻合”。于是,习惯绝非自我的唯我独尊,它也表达社会责任;不仅关注同时代的人,它也关注人类的祖先与后代。

  当然,习惯并不是主体性重建的技术,主体性是与标准化格格不入的,因为主体性依赖于个体化而实现自我超越。无论何时何地,个人只能抓个人的痒,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同时,尽管派纳认为这里的“习惯”具有遵从社会规范、甚至无意识意味,不过也要强调主体由自我启发而来的反智主义的作用。通过反对既定的习惯模式,新的行为才能诞生,重构才可能出现。这一过程需要承担风险,需要超越自我的心理边界;同时这种自我干预的过程也需要自我反思的介入。由是观之,习惯能够在当前激活过去,解析当前,使之成为未来。

   bill1

  William F. Pinar教授大会主题报告中

  

 

  主题报告二:中国大陆教师研修的新挑战

        报告人: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名誉所长 钟启泉教授

        报告内容:钟教授首先分析了中国大陆地区教师研修的生机与危局。他指出,中国大陆的教师研修经过新课程改革的洗礼,“校本研修”蔚然成风。延续了半个多世纪“教研组”制度已经被超越了,出现了新的生机,但也存在被应试教育绑架的困局。“生机”指的是新课程改革为中小学教师研修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思想动力与知识资源,在教师形象、舆论引导、制度框架、实践样本与基本共识方面都有了新的突破;“困局”表现在当下教师研修也存在着被应试教育绑架的危机,存在着革新势力、保守势力、中间势力和极端势力多元主体之间的角逐。

  为了走出教师研修的困局,钟教授认为我们应该斩断应试教育再生产的链条。愈演愈烈的应试教育无限制地扩大了现行学校制度的弊端,具体表现在:否定了基础教育学校的基本属性;颠倒了学科教育的目标序列;混淆了真实学力与应试学力的界限。因此,从根本上模糊了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的价值诉求。把应试教育的堡垒学校当作教师研修的基地,不是福音,而是灾难。教师研修不是价值中立的,它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成为加剧应试教育再生产的帮凶,也可以成为斩断应试教育再生产的利剑。教师研修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排除以极端势力为代表的应试教育模式及其经验的干扰,斩断应试教育再生产的链条。

  钟教授进一步指出,教师研修面临的第二个挑战是,寻求自律性、创造性的教师研修体制。多年来只限于极少数教师的名师、名校长培训,不仅没有取得预期的成功,而且造成了累累伤痕。摒弃旧式的培训,让每一个教师享有研修的自主权,是促进教师成长、形成教师学习共同体所需要的。上世纪80年代以来国际教育界活跃起来的“教师知识研究”,为教师研修的转型提供了新的方法论和新的思想基础。当下的教师研修缺乏政策导向、理论基础与实践经验的支撑,需要教育行政、教育研究、教育实践各个层面协同努力。 

   钟教授最后总结到:危机的时代也是转机的时代。斩断应试教育再生产的链条,寻求自律性、创造性的教师研修,就是中国大陆教师研修面临的新挑战。

  DSC_0058

  钟启泉教授主题报告中

 

下半场报告

    下半场的会议由东北师范大学马云鹏教授主持,Elizabeth Macedo教授和陈向明教授做了主题发言。

 DSC_0088

马云鹏教授主持下半场报告   

 

主题报告三:课程政策与教师

        报告人:巴西里约热内卢州立大学Elizabeth Macedo教授

         翻译者:杭州师范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 高振宇博士

    报告内容:关于巴西的课程改革以及国家与地方政策层面的一些内容,Macedo教授提到了一句话,即其所谓的空头支票没有一个孩子落下,我们要探讨的是这个政策为什么成为研究的中心,以及研究这一政策的意义。

  众所周知,许多的理念都是建立在后结构主义的基础之上的,课程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延迟、逃避,建立一种临时性的意义。巴西课程是由三个机构组成的,那么究竟是由国家还是由州立政府来决定政策的执行呢?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这里Macedo教授解释课程评价的演化过程:1997年评价参考模型被引进到巴西,2001年设立了一个最低标准,巴西许多学者对课程评价有过多的担忧,其关注的主要问题是双方关注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关注争论本身,学者们对控制什么、如何控制等问题都值得去商榷。
  Macedo教授认为,课程需要宏观评价,衡量学生的标准很多,如果只是简化为几个简单的标准来评价学生,很可能会损害教育本身。关于公平的承诺在于建立一个优质的学校,这种学校会确保儿童公平的权利。相对最近巴西的政策来说,公平已经是作为一个关注点,这政策关注的是公平被视作平等,关于公平与平等承诺表现为多元化特征,很多情况下,承诺是不可能达到的,很多时候,无法关注到儿童个体的独特性。到了20世纪80年代,公平平等概念强调了普及教育,平等观念十分流行,公平和平等被转化为提高学校质量,社会民主化过程也是个争议被扩大的过程,最近教育政策依旧是满足学生的基本需求,所有的都在强调保障儿童的公民权和平等地位。
  Macedo教授的文章主要是强调比较必然会出现分化,教育被当作是教学依然是常态,学校主要功能是掌握认知技能,教授认为教育被还原为教学,会认为结果导致成败归结为学生个人努力与否,会忽视政府的责任,没有一个孩子会被落下指的是个人独特性被埋没,只会造成公平政策的虚幻性,它模糊了学生的界限,很多被强调的主体其实并不关注儿童,我们应将儿童的特殊个性重视建构和保护起来。她认为教育政策应强调儿童隐形的特殊性,应彰显儿童的独特个性和儿童与教师之间的交互主体性。儿童若要彰显个性,则会与成人博弈,而成人应该释放一定的权利,给儿童一定的空间去发展和展示自己。

     DSC_0111

  Elizabeth Macedo教授回答提问中

 

主题报告四:教师对课程改革意义的重构

          报告人:北京大学教育学院陈向明教授

   报告内容:教师为何需要对课程改革的意义进行重构?陈教授认为,重构或改革的背景在于当前教师所面临的现实困境,具体表现在:1)教师面临着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矛盾,2)新手教师不知如何教学这两个方面。据此,教授把自己的研究问题界定为:教师在课改中的实践有什么社会文化意义,即教学对他们意味着什么?他们如何协商教学的意义?他们的典型行动是什么样子?这种问题界定的本土意识与视角选择的教师意识,具有一定的创新意义,主要想克服当前的已有研究缺乏本土视角、缺乏教师自己的视角这一困境。

  通过深入的实践探索与理论思考,陈教授将研究结果用三个主题予以归纳,即本体论层次的整体观、价值论层面的实践理性、方法论层面的知行合一。他们用整体主义透视教学,将教学作为一个整体,强调自我与学科和学生学习的高度认同。在现实的教学世界中,整体主义的意象非常丰富,如“学科化的生活”,将生活与学科合二为一,既扩充了学科的空间,又发掘出生活的学科内涵,打破了学科与生活的分割状态,实现了生活世界与学科世界的本然统一。“我就是语文,我生来就是教语文的”,将学科个人化、个人学科化,实现了教育者与教育对象在教育内容与形式上的统一。“重点、难点、关键点,类似于点穴,一通百通”,这种形象化说法,直观而传神地表达出教学内容之间的整体性关系,以及授课教师对这种整体性的把握能力。这种能力的核心,就是教师如何洞察“课眼”,并构建课堂教学的“天时地利人和”的教学物质与心理氛围。

  价值论层面的实践理性,要求教师摆脱“带着镣铐跳舞”的教学生存状态,他们需要依靠自己,用自己的话语改造课程改革的话语。教师的生活历史在历次教育/课程改革中都受到压抑或忽视,而不管改革者如何处理,教师的个人经验总会自始至终介入到改革过程中,最后的课堂改革实践本质上也必定是教师个性化的自我行动。那种“天上what地上how,专家、教师各一套”、“空对空,地对地”的现象,正是不重视教师个人经验与实践理性的表现,教师对教育改革术语不屑一顾也就在所难免了。在当前的教学世界中,实践理性的意象同样非常丰富。如在谈到教师教学的成功经验时,我们会说要“抓住学生”、“吃透教材”,“抓住”与“吃透”就暗示了教师有效教学的实践理性。类似还有“因材施教”、“示弱”、“怀柔”、“将心比心”、“有一颗向所有人学习的心”等等,都形象化地概括出教师实践的成功经验。实践理性要求教师从与学生对抗到“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从教学机器变成特立独行的改革者,在有为与无为之间保持平衡。

  方法论层面的知行合一,强调行动中身体化的识知(embodied knowing),注重知与行之间的同步和内在关系,所谓“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它强调教师的示范作用,因为身教重于言教,身教即是言教,以达成“有心的无意”之境界。在我国的教学世界中,知行合一的意象也有着悠久的传统,如所谓的“气场”、“来神”、“激情”,强调因身体在场而制造的教学情境;“口能点火,笔能生花”、“手舞足蹈”,这些都是身体化教学的表现。这些视听盛宴既是教师“知”之展示,同时又是他/她“行”之外现,缺一不可。同时,这种意境又不可提前预设,它们都是高度情境化的、即兴创作的,教师看似“无为”,本质上是顺势而为,不到现场出不来。“生活就是语文,语文已经渗透到我的生活中。”是这一观念的特殊性表达。它也相信学生的潜能和知识的共同建构特性,适合建立外松内紧、形散神不散的学习场,在这种安全温暖的氛围中,学生跃跃欲试,深层次情感发生涌动,主动学习,仿佛知识是自己抢过来的。

  三个主题之间的关系,陈教授用四个内嵌的圆作示意:人处于内圆,“知行合一”紧挨内圆,“实践理性”紧挨“知行合一”,而“天人合一”处于外层,后三者分别表征个体的行动方式、思维方式和存在方式。教师的存在方式决定了他/她将教学作为一个有目的的整体活动;教师作为一个有理想、有信念和有激情的整体的人,实践理性指引着他/她为了获得此时此地最合适的效果而知行合一地行动着。

   在讨论与结论部分,陈教授提出如何看待教育改革意义的“扭曲”和“变形”问题。她指出,这种现象必定会发生,教师对改革意义的理解,是一个去情境化与再情境化的过程。所以,我们需要重思教育改革的措施,从本土视角勾勒教师在改革行动中的动态整体形象,这就需要更加多样化的工具来揭示教师的实践性知识和身体化的识知,需要更多熟悉不同话语的、跨界的研究者的介入,需要采用关系的认识论和方法论,从关于教师的博物馆知识走向工作坊知识,承认教师的全息式、高效能实践,注重在实践共同体情境中探究教师的合作文化与信念系统。这样做,教育改革才能梦想成真。 

 DSC_0081

陈向明教授主题报告中

 

 会议互动环节 

 

DSC_0100

 DSC_0099

 

DSC_0101

 

 DSC_0102

 

 

  DSC_0099

 

DSC_0105

 

DSC_0109

 

DSC_0103

 

DSC_0119

 

DSC_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