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
张华教授率队出席“美国教育研究协会2014年度会议”
来源:教育科学研究院  发布时间:2014-05-13 11:04:26  点击:136


  2014年4月3日-4月7日,“美国教育研究协会(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Association ,简称AERA)2014年度会议”在美国费城的宾夕法尼亚会议中心隆重召开。本次大会的主题是“教育研究对实践与政策创新的意义”,世界各国教育研究领域近万名学者、研究生和教师出席了本次盛会。AERA年会是美国乃至全球最高水平的教育大会之一,其内容包括:(1)超过1000多场次会议,4000多篇论文报告,其议题涉及教育研究各个领域;(2)提供半天到三天的教育研究培训课程;(3)提供工作面谈之机会;(4)提供场地供出版商展销书籍和杂志。 AERA旗下共有12个研究部门(division),包括行政、课程研究、教与学、测量与研究方法、资商与人类发展、教育史、教育的社会背景、学校评鉴与方案发展、教育专业、高等教育、师资培育、教育政策与政治等。此外,还有150多个特殊兴趣团体(Special Interest Group,简称SIG)。

  本届年会共有来自80个国家的2万多名人员参加,共收到超过10000多份投稿,经匿名评审,教育科学研究院共有3名教师提交的论文被AERA组委会接受,分别在三个特殊兴趣小组分会上进行报告,即“儒家、道家与教育”(Confucianism, Taoism, and Education)、“福柯与当代教育理论”(Foucault and Contemporary Theory in Education)和“教育中的民主公民”(Democratic Citizenship in Education)。

  4月4日上午8:15-10:15,张华教授、钱旭鸯博士和高振宇博士参加了“儒家、道家与教育”SIG的分会,其主题为“儒家、道家和佛教对教育、自我及研究的影响与关联”,由奥克拉荷马州立大学王红宇教授主持。钱旭鸯博士做了题为“拓展寓身课程研究——传统中国身体思想的启示”的精彩发言。钱博士针对当前国际上有关寓身课程理论的研究主要是基本西方“身体”的先行预设,而廖有考虑到中国传统智慧中的身体观,尤其是儒家身体观。在此基础上,钱博士阐述了她对中国儒学身体观可以拓展寓身课程研究的可能性,并分别从“身”与“体”的词源学意义提示了中国儒学身体观所具有的重要课程意蕴,以期能够为丰富当前国际上的寓身课程研究做出一定的贡献。

  4月4日上午10:30-12:00,戎庭伟博士、高振宇博士和本院特聘教授威廉·派纳参加了“福柯与当代教育理论”的分会,其主题为“跨越文化与学科情境的主体谱系与生成”,由圣地亚哥州立大学的克里斯丁·阿奎诺·斯特灵教授主持。戎庭伟博士做了题为“中国儿童主体化的谱系学:福柯的视角”的精彩发言。他运用福柯的谱系学方法,揭示了在中国传统的文化脉络中,我国儿童被界定为“伦理主体”的观念假设,以及基于此种假设通过家庭与社会教育,将此假设变为现实的过程。此种假设成因于父权制文化,它以“小大人”的姿态,剥夺了“童年”存在的价值与意义。新中国成立后,关于“小大人”的假设发生变化,开始尊重儿童文化,学校与家庭教育渐趋民主化。与此同时,“读经运动”又逐渐抬头。于是,当前关于儿童的形象出现叠影,关于儿童的话语趋于多元甚至交融。互动环节中,有学者提出“关于儿童话语的交融如何成为可能”这一问题,戎庭伟博士则指出这是可能的。因为过去关于儿童形象的认识短期内不会消亡,传统的家庭教育的做法也会延续至今。这不是一个假设,而是一个事实,正如在当下的中国诸多家庭中正发生的那样。从理论层面而言,儿童的话语随历史演进将发生变化,但它不是话语体系的转换,而应是价值性话语元素的重组与共存,以及基于此而产生出来的新东西。急剧的话语变革是不可能的,正如任何急剧的变革都难逃失败的命运一样。

   4月7日上午,高振宇博士、戎庭伟博士参加了“教育中的民主公民”SIG的分会,由加州大学詹姆士·米歇尔教授主持。高振宇博士做了题为“以学生自治建设积极公民:民国时期的经验(1912-1949)”的精彩报告。他首先阐释了公民教育领域关于“积极公民”和“消极公民”的争议,随后借助“积极青年发展”的理论架构,并运用分析性的历史研究法,介绍了民国时期中国学校推行学生自治的情形及对青年发展的积极影响,以为当代公民教育界人士建立积极公民之形象提供实践指南与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