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第三届课程与教学改革国际研讨会”会议简报(主会场)
来源:教育科学研究院  发布时间:2014-12-12 00:00:00  点击:16


        由杭州师范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举办的“第三届课程与教学改革国际研讨会”于2014523—25日在杭州举行。本届大会的主题为“儿童研究与课程改革”,下设“学生经验与课程创新”、“学生文化与教学文化”、“学生自传与学生发展”、“中国‘儿童学’的学科建设”四个分主题。大会特邀美国、加拿大、荷兰、印度和我国等国际顶尖级课程理论专家、教育哲学专家、儿童研究专家、儿童教育专家作大会主题报告,邀请国内外课程理论与儿童教育领域的学者、研究生、中小学与幼儿园教师作分会场报告。共计160多位参会代表齐聚一堂,对国际上儿童研究的新进展、儿童教育的经验、儿童课程开发与教学实践等问题进行研讨,对当前我国儿童研究与教育的发展现状及与课程重构的关系作出了反思。

杭州师范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张华教授主持开幕式。杭师大教育学院院长童富勇教授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介绍了教育学院的发展历史及概况以及此次研讨会的国际、国内背景,并指出举行此次会议的重要意义。


大会主报告一(523日上午)

上半场的会议由林正范教授主持,William F. Pinar教授、钟启泉教授和Bas Levering教授分别作了主题发言。

报告人:William F. Pinar(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首席教授)

报告主题:重置学生于课程变革之中心:情境、信念与融合

报告内容:对学生地位的重新定位同时发生于中国和西方。通过并置、分析、对比这一教育行动在中国及西方所产生与发展的社会、历史与文化情境及其背后的伦理信念,本文不仅是派纳教授为中国读者提供的一个善意提醒,同时也是他试图向我们表明情境在于理解课程中的特殊重要性。

IMG_5474William Pinar教授报告中

透过张华、张文军、陈雨亭、康长运、丛立新、马云鹏、周慧霞和刘坚等中国课程学者的研究,派纳教授观察到当前中国的课程改革中,学生的状态正在转变,而这背后坚定的伦理信念即是为了教师与学生的主体性发展。当前的课程改革引导者致力于将一场自下而上的课程变革,即将课程与课堂实践“扎根”于每一位教师与学生的个性、个体性、创造性,基本人权及民主的社会理想。这一伦理信念即是伦理性,同时也是专业性的,因为它不但对学生的潜能表示尊重,同时也深信课程是对学生潜能的实现做出贡献的。这种对学生的重新定位的背后还蕴含着的另一个假设,即学生的发展有利于民族的发展,无论是从公民的、文化的和经济的方面来说都是;与此同时,如一些课程研究者所深信的那样,这种民族的发展反过来又可以促进人性的发展。在派纳教授看来,这种课程改革的世界性原因要求我们必要将学生视为中国历史、文化和激情的个体化身。然而,我们需要警醒的是,若是将民族的发展仅仅等同于经济的发展,而教育仅仅是为经济活动做准备的话,这里的世界性原因就被降格了。派纳教授所流露出的这种担忧是不无道理的,因为对学生的降格——从学习着的学生降格为为未来经济活动做准备的学生——正发生于西方社会之中。

结合威廉森(Ben Williamson)《课程的未来:数字时代中的学校知识》(The Future of the Curriculum: School Knowledge in the Digital Age)这一著作中的课程思想,派纳教授批判性地指出了当前西方课程领域中试图将学校课程技术化以服务于经济发展的明显趋向与实际行动。在这种以经济发展的驱动下,完全由技术所架构的课程不再是一个固定的产品,而是一个“开放资源”的过程。其中,教师被置于“开放的、集体的、合作的生产”之中;而学生则被重塑为“注重内在的个体”,其自我责任、能力及幸福已经与指向经济创新的政治目标完全融合在一起了。如此一种学校教育显然是要为共同的资本主义服务,而不是为人类主体的教育而服务。

为此,派纳教授一再强调,当探讨学生为课程中心的时候,我们必须清楚地辩明其情境性:究竟是出于伦理信念,还是为了强制性的企业化?对于这一问题的分析,派纳教授认为,西方社会显然已经以经济发展取代了伦理信念;而中国本轮课程改革之中,历史、文化及当代忧虑及民族(而非经济)仍占着主要地位。然而,经济发展是否能够与激发中国当前课程改革的人文的、公民的忧虑整合起来呢?中国课程学者与学校教师是否能够绘制出他们自己独特的航线呢?这些正是中国当前所面临的挑战,其回应结果则是世界所拭目以待的。


报告人:钟启泉(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名誉所长、教授)

报告主题:授业分析与教师成长

报告内容:钟教授从五大方面探讨了授业分析与教师成长的关系。

IMG_5493钟启泉教授报告中

        第一,他认为日本的授业研究是东西方思潮的交汇。授业研究Jugyo Kenkyulesson study)是以学校的基本活动——授业——为对象,旨在改善授业、锻造教师的实践能力的一种临床研究。它是东西方思潮交汇的产物,来源于东方中国传道、授业、解惑的渊源,缘起于西方生活作文运动传统,以及战后50年代进步主义思潮的冲击。之后经历了一个发展过程,50-60年代主要基于授业分析、瞄准授业科学的协同研究;70年代是行为主义的授业研究、教育工学研究;80-90年代是教育技术法则化运动、教学的现象学研究、教师决策过程的研究、基于反思性教学的建构主义研究;而90年代以来,人种志研究、质性研究、社会建构主义等思潮的兴起,从信息处理过程的研究转向意义生成的研究。到目前为止,日本的授业研究已成为一种世界性现象,作为世界独树一帜的样本,开始受到世界各国的瞩目,2006年成立了世界课堂研究学会授业分析的主体以一线教师为主角,旨在实现精彩的授业,构筑明日儿童的可能性,以及阐明表征儿童可能性的叙事方式。

第二,“授业分析”的主线与主题,是把握儿童的思维体制。战后日本的儿童中心的教育政策成为“儿童中心授业分析”复兴的契机,在此期间,名古屋大学以重松鹰泰、上田薰为中心,开创了“儿童中心授业分析”。儿童中心授业分析主要有三个方向,即儿童个性思维的探讨,学年发展的探讨,与儿童思维体制的探讨。对于儿童思维体制的探讨来说,重在把握“儿童思维体制”的动态生成,探讨事实背后的法则;并把握儿童思维体制视点群:关系性把握、矛盾性把握、价值性把握。

第三,授业分析的主线,是把握授业中动态生成的“歧异”。“歧异”是授业分析的核心概念。所谓“歧异”是在瞄准授业目标的实践过程中必然产生的现象,授业正是在致力于发现歧异、克服歧异,从而再发现歧异的过程之中,才会有真正的前进。“歧异”状态可分为三类,教师预设的目标同实际授业中儿童的反应与理解之间的歧异;儿童相互之间形成的歧异;个体的认识中同其先前理解之间的歧异。

第四,钟教授分析了日本“授业分析”的特质与价值。“授业分析”开拓了儿童中心授业研究的新疆域,提供了一线教师展开儿童研究的话语系统;同时,它准备了教师与研究者协同研究的新关系;最后,“授业分析”孕育了扎根“同僚性”的教师文化。

最后,钟教授讨论了授业分析与新的教师文化的创造的关系。教师文化研究分两大领域,第一领域即通过案例研究,发展教师实践知识与实践智慧的研究。第二领域即教师作为专家协同成长的“同僚性”(collegiality)研究。


会议下半场由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伯纳黛特贝克(Bernadette M. Baker)教授主持,贝斯列维宁(Bas Levering)教授做了发言。

报告人: Bas Levering荷兰乌得勒支大学教授)

报告主题:儿童的十年:20世纪下半叶荷兰亲子关系的变迁,以此为(真实或扭曲的)镜子反观西方世界其他国家

IMG_5572Bas Levering教授报告中报告内容:借鉴法国历史学家菲利普斯阿利耶斯的开拓性著作《儿童的世纪:家庭生活的社会史》,荷兰乌特勒支大学巴斯列维宁教授以《儿童的十年》为题,探索了20世纪下半叶亲子关系的发展历程,及其对学校教育的影响。这种探索主要是从经济分析的角度进行,即联络各十年国民经济的发展情形,以及儿童在学校和家庭生活中所取得的经济独立程度,来判断儿童与成人的复杂关系。具体来说,50年代处于战后重建时期的荷兰,父母承担起照顾儿童的完全责任,儿童在经济上具有强烈的依附性,亲子关系倾向于威权制。六七十年代的儿童已经取得一定程度的经济独立性,亲子关系更加趋于民主,家长与儿童之间的互动模式属于协商型。八十年代因经济危机的深化,儿童对未来失去信心,家长开始重新收回儿童的权利。而到了九十年代,家庭采取一个半的工作模式,对儿童养育之责任越来越依赖于政府设立的幼托机构,而儿童之前被夺去的权利,并没有完全退回,但儿童更限于当时当下享乐的状态。

 


大会主报告二(524日上午)

会议上半场由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威廉派纳(William F. Pinar)教授主持,美国路易斯安娜州立大学威廉多尔教授与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唐娜楚伊特教授共同作了报告,余洁博士作了翻译与解释。

报告主题:关于教学艺术的对话

报告内容:多尔认为,通往创造力的道路是开创出来的,而不是模仿出来的。他采用三位思想家的观点论述学习的本质:海德格尔的向后退……让学习发生。杜威的学习是活动的副产品。怀特海的事实本身是僵死的,无用的,没有生命力的。接着,他引用Waiting for Superman一书中的观点The secret of good education is simple:a teacher in school should be filling her students with knowledge and sending them on the way,来批判现实生活中教师常用的灌输式做法。

IMG_6009

 

IMG_5916

多尔教授以我国小学五年级数学课中的乘法与几何中的体积计算为例,说明了教学应该紧密结合学生的生活经验,在解决日常实际问题时学习知识并运用知识,而不能让学生抽象地识记口诀表或体积公式。

最后,多尔教授又与大家分析了几条有关学习的名言,贝特森的只有认识到差异性,学习才有可能产生……差异性能够产生巨大的影响。怀特海的关联性,关联性,关联性。所有的一切都是关联性。 我国古代老子的好的教师让学生几乎感受不到他们的存在。当好的教师完全他的工作后,学生们会说,我们自己完成了学习 Biesta的“教学是一种礼物的赠予,教师从不会把之占为己有。


会议下半场由杭州师范大学张华教授主持,苏珊梅耶(Susan Mayer)博士和陆虹校长两位专家做了主题发言。

报告人:Susan Mayer(美国哈佛大学教育学博士)

报告主题:文化再生产、知识建构与人格

报告内容:文化再生产与理智自主间的张力问题自高中年代起就引起了梅耶博士的兴趣,即学校如何在传承有价值的文化知识的同时,还要鼓励年轻人生成新的观点并以不同的方式进行思考。正如杜威所深信的,教师必须既要教给学生他们自己的文化,同时还要教会他们根据自己所处时代特定的希望、需要和理解对其文化进行再创造。本次主题汇报也是梅耶博士试图对一直以来伴随着她自身研究、发展的这一问题做出回应。

IMG_5962Susan Mayer教授报告中

作为美国哈佛大学著名教育家埃丽诺达克沃斯(Eleanor Duckworth)教授的弟子,梅耶博士进一步发展了达克沃斯教授在整合其导师皮亚杰心理发展研究方法的基础上所形成的教育方法——关键/批判性探究法(critical exploration),并形成了自己的话语体系。

在本次主题汇报中,梅耶博士首先概述了英国著名教育哲学格特比斯特(Gert Biesta在最新著作《教育的美丽风险》(2014)一书中所阐释的教育目三维度说:资格化qualification),即关于知识和技能的获取,在某种程度上是关于价值和性格的获取;社会化(socialisation),即通过教育成为既有传统和实践中一部分的方式;主体化(subjectification),即促进人的某种特质的方式,这种特质使一个人成为个体的而非社会的。

在此基础上,梅耶博士阐释、分析了她自己在长期教育理论与实践研究的基础上所提出来的三种基于实证的学习经验形式——教师主导的学习经验、教师学生共同主导的学习经验以及学生主导的学习经验。这三种学习经验与比斯特的三个教育目的维度是相互交织的。其中,教师主导的学习经验和教师学生共同主导的学习经验回应着比斯特前两个教育目的,即教孩子们成为他们所属文化中合格的一员,并使他们社会化为其文化中所尊重的一员。相比较而言,学生主导的学习经验,则是要使学生有能力以自己的方式理解他们的世界。这也就回应了比斯特的第三个目的,即鼓励学生成为有责任心的行动主体。

梅耶博士指出,这两个理论框架所共享着的一点是,学生只有在应用其文化中有价值的资源的过程中,才有可能成为“有责任心的行动主体”。这一过程一直以来就服务于文化传统与存在形式之生产。它不仅是不可避免的,而且也是不可或缺的,因为正是这一过程使得文化的延续成为可能,同时也使我们文化成员无论是从社会性、政治性和专业性上都能情系其安身立命的世界。鉴于此,梅耶博士特别强调,责任感和理智自主是我们开始各种学识旅程所必需的。如我们所知的,这样的旅程可以很好地丰富我们的个体生活。

在主题报告最后,梅耶博士展望性地指出,根据她与中国同仁的交流及她对新儒学思想的研究,她开始意识到儒学传统可以为更加广阔的公民话语的进一步发展做出极大的贡献。这种话语将伦理目的作为有意义的修身之根本,同时也充分认识到学校在于促进和蕴育这样的修身中的重要作用。为此,她期待能够与中国同仁开展更多的合作研究。


报告人: 虹(上海市浦东新区梅园小学校长)

报告主题:儿童研究:让每个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

IMG_5984陆虹校长报告中

报告内容:陆虹校长所在学校围绕儿童这一主题实施了学科教学、生活探究、实践活动和儿童整体性四个维度的儿童研究。陆校长指出在学科教学中,随堂听课是一个非常有效的促进儿童发展的策略,儿童的思维方式和情感态度能够得到一定的关注。在生活探究中,提出了学生自主提出选择探究课题;根据孩子选题确定生活探究教师;招募成员形成志同道合探究小组和教师指导下各具特色生活探究的四个探究的具体模式。在实践研究中,梅园小学让学生参与社区活动和社会实践活动,促进学生的社会和公民意识。他们还通过校内梳理,确定对象,选择方法和儿童描述等方法开展儿童个体的整体性研究,使特殊孩子得到真正的理解。

就陆校长的报告,参会者展开了积极的讨论与提问。其中常州教科院教师对他们学校展开研究的方法提出了些许质疑,提出是否在研究中应该把研究者和儿童对立开来。就此问题张华教授指出,研究并不是一个客体化的活动,研究孩子是他们的责任,学会描述比学会评价更重要,描述评价才是真的评价。


大会主报告三(525日上午)

会议上半场由美国路易斯安娜州立大学多尔教授主持,伯纳黛特贝克(Bernadette M. Baker)、张华、波纳姆巴特拉Poonam Batra和虞永平四位教授分别作主题发言。

报告人:Bernadette M. Baker(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教授)

报告主题:重连城市儿童?基于脑的学习、人体解剖和暴力观

IMG_6394Bernadette Baker教授报告中

报告内容:Arguably, one of the most intense flashpoints in contemporary educational research in the trans-Atlantic North is the emphasis now placed on brain based learning. Brain based learning (BBL) emerged more fully as a discrete discourse in the first decade of the 2000s, alongside further descriptors such as educational neuroscience and MBE – Mind, Brain, and Education. The term BBL is a signifier for theories of learning based on functions and structures of the brain. Its popularity has been facilitated by prior changes in the purposes of schooling. The three historic and dominant frames of reference for education in the west since attendance became compulsory have been religion, the nation state, and the psychologized individual. It is the curious and changing mix of these trajectories that has preceded the current emphasis on neurological foundationalism as a solution to the ’problem of difference’ between students.

Her keynote entered into disputes concerning neurological foundationalism not in order to resolve them but rather to consider what the curious mix of religious, nationalist and psychologized trajectories bequeath to refigurations of a variety of subject-object including the child, the urban child, and the brain in the 21st century.


报告人: 华(杭州师范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教授)

报告主题:论儿童学——兼论儿童与课程之关系

IMG_6035张华教授报告中

报告内容:张教授首先回顾了儿童学在世界各国的发展历程。在美国,第一次提出儿童学paidology)一词的人是霍尔的学生克利斯曼,而霍尔和克利斯曼对儿童学理解存在问题,他们崇拜实验科学,且对儿童中心主义认识偏颇。在欧洲,儿童学是新教育运动的有机构成;但与当时的美国相同,他们崇尚并信奉实验科学范式和量化研究方法。在前苏联,主要是维果茨基的儿童学思想,他继承并发展了自启蒙运动直至教育民主化运动尊重儿童独特价值的精神,这是贯穿维果茨基全部儿童学研究的灵魂。其次,维果茨基运用其儿童学的观点和方法对儿童发展提出富有创造性的见解,且成功运用于教育之中。

接下来报告主要围绕三大问题展开:第一、儿童学是什么。张教授认为,我们应该从两个方面来界定儿童学,首先,儿童学是一种时代精神;其次,儿童学是一个研究领域。第二、关于儿童学的基本假设,张教授提出以下观点,“儿童学”与西方启蒙运动有着内在关联;“儿童学”是教育民主化过程的必然结果;20世纪60年代以来西方已进入“新儿童学”时代;20世纪初儿童学学科在西方的衰败源于对“实证主义”、“实验科学”和“量化研究”的迷信,而儿童学运动使“现代儿童学”正式确立;在中央集权制国家,教育的专制化与儿童学的取缔有内在联系;中国“儿童学”起源于20世纪上半叶;目前我国迎来了恢复并重建“儿童学”的历史机遇期。第三,建立我国“儿童学”的方法论思考。张教授建议,要始终关注、研究中国儿童的生存状态、问题、需要与特点,以儿童的解放为根本目的;让儿童学研究植根于中国的智慧传统;认真汲取中国20世纪上半叶教育民主化进程中儿童学的成就和遗产;积极引进国际儿童学的先进研究成果并使之“中国化”;采纳“跨学科”视野和“多元主义”方法论。


会议下半场由美国罗林斯学院余洁博士主持,Poonam Batra和虞永平两位教授做了主题发言。

报告人:Poonam Batra(印度德里大学中央教育研究所教授)

报告主题:文化、多样性与课程问题

IMG_6352Poonam Batra 教授报告中

报告内容:印度德里大学中央教育研究所波纳姆巴特拉教授从文化、多样性及课程问题论述了印度的教育现状。她批判传统教育中将学校知识和社会知识相对立,并且在此基础上指出现在印度课程研究的趋势:课程应该表现不同的声音和不同的经验,其中课程与教学理解的关系发生变化,需要考虑到教学过程是与社会发展和变化有所关联的。而且巴特拉教授提出在课程与教学中应该注重多样性的理解,课程话语目的是改变教学现实,这些话语认为目的应该更加宽泛和深入的,并不一定仅仅是学生的学习成绩,而且能够提供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注重学习者的多样性。学术界研究希望改变教师在教学中的作用,重视教学中的想象和建构,并创造其自主性。她指出课程应该注重文化,文化不等于知识,文化是一种意识形态和政治社会背景的影响,如果教学和课程都借助文化进行思考,则会生成社会的再生产,即文化形成建构社会意义的过程。在最后参会的一线教师与巴特拉教授就怎么将文化融入课程教学中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报告人:虞永平(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长)

报告主题:儿童教育理论面临的文化挑战

IMG_6376虞永平教授报告中

报告内容:虞教授对儿童教育的家庭、学校和社会三大空间中的文化进行了反思与批判。第一,反思家庭文化。病态现象表现在家庭文化是急功近利的文化、无视规律的文化、过于焦虑的文化,并缺乏互动的教育。第二,反思教育机构文化。学校中儿童主体地位丧失。即使有让学生当小老师的做法,让孩子教别人,但孩子究竟得到了什么?再者,个别差异没有得到真正的关注,存在捏泥人的现象,拉直学生。第三,反思社会文化。尽管教育主张多元化,但当前反科学、反规律的思想和产品随处可见,我们缺失儿童意识和儿童精神。最后,虞教授对文化的概念进行重建,他建议从多元的、立体的视角来审视文化,如信念视角、制度视角、行为视角和环境视角。